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首届中国民间女性影展举行男生被质疑似大熊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9:56:08

两岁宝宝咳嗽
宝宝感冒吃什么水果好
三岁小孩咳嗽老不好怎么办

11月23日,坐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主席台上的有陈安琪、吴漫、廖雯和罗佩嘉,她们来自两岸三地,身份分别是女性导演、女性艺术评论家和女性影展工作者。这是首届中国民间女性影展的第一场论坛“女性回声——世界女性导演论坛”,但话题慢慢由女性影像转向女性于社会中面临的困惑与压制。

“十年前我在台湾的电视台工作,当时电视台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工作者,但女生是不可以碰任何摄影器材的,因为据说女生会把这些器材带衰”,罗佩嘉说,“那时懵懂无知,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带衰的人,因为没有人告诉我,当性别和习俗不合理时,我们该做些什么。”

台下有一个还在读书的女生发问:“我并不觉得女性身份会对我的专业做出妨碍,我学广电传媒,学院里100个人才有10个男生,他们像大熊猫一样,反而需要女生保护,为什么在社会中女性总会作为问题被提出来?”

罗佩嘉说学校的场域相对单纯,但不代表外界也会如此,“找工作时,男女配薪不同,或者有些工作女性只能获得有限名额,这都是你可能面临的情况。”

事后,回忆起这次讨论,影展的策展人李丹说,很多女性之所以不认为所处环境存在问题,是因为从小被灌输社会对于女人固有的期待,被她们自觉地接受,“但如果你可以被提醒,跳出来,从一个不同的语境中看,可能就会意识到原来一直被接受为真理的东西也许有另一种答案。”

这也是首届中国民间女性影展的目的。

2行动

女性看到自己的故事 男性得到启蒙和反思

2012年,李丹去泰国参加会议,遇到武汉大学一位教授性别法的老师。她和李丹说起一个她的困惑:很难让学生真正理解女性问题在中国的现状,而学生当了法官、律师,碰到家暴、强奸或性别歧视问题,也很难把学到的法律运用到具体的案例当中。这个困惑让李丹感同身受,“我在NGO做权利方面的教育,其实有着和那个老师一样的问题,你总和别人说国际法、权利标准、普世价值,大家一听就躲得远远的,觉得太抽象,和我的生活没有关系。”

武大的老师问李丹可不可以帮她找到一些关于性别议题的电影,形象的故事也许可以把学生带入到语境当中。李丹同意帮忙找找,但他想得更远,他想也许可以办一个关于女性电影的影展,“女性可以在其中看到自己的故事,男性也意识到原来女性受过这样不公的待遇,从而得到一种启蒙、反思。”

辛颖在大学时曾参加过香港的社会运动电影节,感觉很震撼,“在不同的场合,学者、学生、行动家一起讨论社会的改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让我觉得是一种更加容易被接受的方式。”所以当得知李丹想要举办女性影展时他们一拍即合。后来在一次反歧视的培训班中,李丹遇到了李召玉,李召玉对女权很感兴趣,便也加入其中。三人成为此次影展的中坚力量。

不过等到真正开始筹备,他们才发现困难重重,“女性导演拍得电影并不好找,我们去台湾女性影展的站上看她们都放了什么片子,也看了美国的Women Make Movies(一家支持女性独立电影的公益组织),但很多片子都拿不到版权,或是版权很贵。”最终经历种种选择和妥协,他们拿到了26部片子,分为“茶之味:华人女性导演作品精选”、“心之火:第三只眼看世界的朱莉·戴许”、“月之晖:女性与身体”、“岛之贝:台湾新锐导演专题”、“沙之影:香舍丽法国专题”。

3展现

在消费主义中,女性被当成商品

在放映的电影中,李丹最喜欢香港导演陈安琪的纪录片《三生三世聂华苓》。导演花了3年时间,来往于两岸三地,记录聂华苓跌宕起伏的一生。李丹很看重这部影响大众的效果,“聂华苓通过自己的奋斗,成立国际写作计划,培养了很多三地知名的文学家。这是一个女性自我奋斗并且成功的例子。这部电影对于大众理解女性可以在男权社会获得的能力是很有帮助的。”

实际上,影展展示的是非常丰富的女性形象,女性拳击手、女性刺青师、女性舞蹈家,关注的议题也很多元,女性身份、性别暴力、底层生活、老年境遇等等,“我们希望提供一种女性视角,但所谓女性视角不是只看女人的事情。”辛颖说。

而丰富女性经验的展示也旨在打破主流媒体所表现的女性的刻板印象,“我们希望提供不同的价值、不同的光谱、不同的声音,像台湾有《流星花园》,有灰姑娘想要加入豪门的梦想,但他们也有关于女性独立的电影,但我们好像就是一边倒,电视剧全是关于如何做个好老婆,打败小三,主流媒体其实在慢慢退回一个轻视女权的时代,更多的是在消费主义中把女性当做一种商品。”李丹说。

“我们常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但这在社会中是非常难做到的,当你身边的父辈、电视里、书里的人物都要求你30岁之前就要结婚,你会觉得这样做才是对的,如果我超过这个规范就要被指责,我们做这个电影节也是希望提供给女性更多的可能性。”

4解惑

不是要把男性踩在脚下

来影展的男性观众的比例大概在三分之一,“他们很疑惑,女性影展到底要提供什么东西,是不是就是要把男性踩在脚下”李召玉说,“我告诉他们不是,我们是在提倡人与人的平等,更多元的一种可能性。”

“有的人会觉得女权特别激进,就是让大家都去做女强人”辛颖说,“其实女权只是告诉女人另外一种可能性,女性应该自主,意识到你完全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通过努力你可以当诺奖得主、总理,你是可能的,在你认识到这种可能性之后,如果你觉得当主妇很好,大家当然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但也许我们当下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当女人看似有了很多可能性,她的独立意识是否真的觉醒?而打着“性别差异”的旗号,所产生的对女性的尊重,是不是一种更为深刻的性别不平等?女性艺术评论家廖雯便认为,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是功利主义的,它作为革命的诉求非常明确,但女人的诉求基本没有,“所以半个世纪的妇女解放运动并没有真正解放妇女的观念,你可以出门劳动,做和男人一样的工作,但社会观念没有改变,情况只是从一个小家里一个女人附属于一个男人,变成整个社会一群女人附属于另外一群男人。”李丹也认为现代中国社会非常强调的“lady first”实际上是把女人固定在了一个更为弱势的地位上。

女性境遇是一个开放而复杂的问题,结论也许无法获得,但仍需要理性的讨论空间和实践方式。辛颖说中国民间女性影展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而在未来三到五年,她希望影展可以有自己的学校,教女性如何做自己的片子,“让女性作者在意识上和技术上都有所提升。”但辛颖也说她们不会只把视角局限在女性问题之上,“女性主义中强调的是所有人的自由与平等的权利”。辛颖在影展手册的寄语中写道,“我们为光影中女性的遭遇扼腕的同时,也要看到男性所背负的重压以及不符合社会男性标准想象的男性被压迫的境遇。”

江楠

女浴室裸照流出 性感美女全裸沐浴照遭泄露(图片)
2017豪华车十强排行榜奔驰销量位居第一
原材料价格上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原材料价格上涨?

相关推荐